我来编个故事吧

这是一个关于小鸟和逗鸟两人的,有点长的故事。我们的交集不算多,但彼此共同的经历又有十年之半。

初中

逗鸟和我是邻居,对门的距离。在同一所初中里读,班级隔了两个壁。

已经不记得具体是哪天认识她了,只记得17年的5月22日,是初一的下学期,那会自己有做一个APP的想法,基于叮铛这个零代码基础的在线制作平台。每个账号只能创建一个应用,因为六年级时已经用自己的QQ账号注册过一次,所以想重新开始时,只能用一个新的QQ账号注册。想到身边的人多少都有一个小号,我找到逗鸟,和她说了自己的想法,她很爽快地把她的账号和密码qq给了我,微笑着点头:嗯。

那天,她在空间发了注册以来的第一条说说。

说起她,第一印象是一个阳光乐观的女孩子,每次见到她都是一脸很开心的样子。在学校里人缘也挺好,我们学校的教学区是三栋楼式的,一层楼一个年级,年级几乎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人认识逗鸟。而且她和自己一样擅长英语和物理,这自然成了日后的共同话题。

那天之后,时间仿佛过得很快,我在AE、PR、PS和叮铛中来回穿梭,不时在空间发一些应用运营情况的说说(或者广告)。似乎知道自己无暇他顾,逗鸟也很识趣的没来找过我。

17年11月14日,叮铛停止给用户提供的免费运营,做的MCMI app只能强制下线了,进而转为网站运营,然而网站很快也因为主机服务提供商的跑路而关停了。

12月生日那天,我QQ开玩笑问她要不合伙开个情侣空间吧,没想到她发了个害羞的表情,说:“好呀。”空间就此开通了,但是那天之后一放就没再管过,偶尔朋友来访或者空间官方提醒,才想起还有这一回事。毕竟是玩笑吧,她对此也没多说什么。

直到18年的下半年,初三伊始,体育中考的缘故,我们又在同一个体育训练班相遇。印象最深的是那会她用着一台诺基亚的Lumia638,那台手机已经是14年的产品了。我想,她也是一个挺怀旧的人。小时候老爸买过一台一模一样的,自己可喜欢去摸了。周末训练会一起骑自行车往返,两人平时话不多,但是经常在那个训练的小区里换路线探险,另外在彼此的空间里点赞也成了常态。因为初三新开了化学这一门科目,而我们都对化学很感兴趣,平时见面就总是想着说化学笑话,一起去老师办公室问问题,或者一起做实验等。

校运会开始学画画,她笑着说看看能不能把她画出来,我凭借着脑中对她的印象试了一次,她看第一眼后就扑哧笑出声,说可以可以,但是现在再看回那幅画真的……好粗糙。

在秋天暗恋一位叫Cindy的女生,逗鸟陪我一起去追,鼓励自己每天放学去Cindy班那一边的走廊看她。也正因如此,我和Cindy隔了两个壁的10班的很多同学成了好朋友,谈学习谈人生,和偶尔路过的Cindy打完招呼后便一起骑车回家(同一小段路)。

印象最深的是,年底我们参加了市里举办的徒步活动,全程大约16公里。那早九点多我们在起点处集合,本来想在那等会,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同学能够同行的。但是想着早上九点有些迟了,大部队早就出发了吧,而且班群里有位同学前几十分钟发了一张出发的照片,于是我们会合后就直接出发了。

太阳很晒,天空的些许白云只是点缀。也还好是在冬天,走着也不至于太冷,配上短袖感觉到和空调房一样的清爽。我和逗鸟互相鼓励着再坚持走走,就能追上前面的同学了。

路上聊起前些年徒步一起走的伙伴,16年是老梁和陆鸡,竟然在第一个大本营赶上了学校体育老师组织的队伍,同时遇见了巴鸡和昊洋,他们也加入了我们的徒步小队。但是接下来就累得要死了,四人是口上说累但就是停不下脚步,一直坚持着走到海边的终点,我还在路上遇见了一位以前暑假同旅游团的学长。

我和逗鸟讲着走了很久,行程都过半了还是不见一个人影,我说该不是又要上演15年徒步的惨剧了吧。15年?那时是走一段刚建成的高速公路,这次小伙伴是在我身后,但是我嫌等他们太久,就一个人出发了。最后竟然一个人把全程走了下来,回家后发烧了几天。

逗鸟说今年不是有她嘛,不会重演的,而且相比小时候体质应该也好很多了。也许吧,但这一年徒步,的确是重复了15年,十一点多到了终点,仍未见到任何一个小伙伴,只有逗鸟在我旁边蹲着休息。

19年备考半年,逗鸟她家里人暂收了她的手机,而她是一个比较喜欢拍照的人,便经常来借我手机拍落日与晚霞,周末会找时间来一起背单词、听歌。不知是否受到她的影响,我这个除了拍戏就不怎么碰相机的大鸽子也开始随手拍起照来。

最后我们都考上了市里的一中,Cindy也上了,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。暑假大家都是各玩各的,也没什么联系,唯一的一次就是闺蜜送了我几个发圈,我看挺可爱的,就转赠几个给逗鸟了,她那天在门前开心得咯咯笑。到了9月开学,Cindy在我楼上,而逗鸟依旧和我隔两个壁。

初中的生活是开放的,没有什么封闭式管理,和逗鸟的交集自然也不多。更多的还是高中,在那个有限的空间里,有了无限的可能。但我仍旧觉得初中是最难忘却的,或许是因为种种第一次,让整个人变得认真严肃起来。

高中

疫情开始了,所有人连着寒假,开始在家里上网课。糟糕的事情发生了,我发现自己不喜欢Cindy了,喜欢的是以前的她。更糟糕的是,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,我开始对过往产生了强烈的依恋,强烈到每天的大部分时候都会在思念,那些过往的片段不断闪回,整个人因此变得抑郁起来了。

有一天,我决定把QQ里的好友一个个地删除,以前初中也有过一次,那是被身边的一些同学气到后,发现这样删好友会很解压、舒心,但没有这次删的人那么多。在轮到逗鸟的账号时,我犹豫了一下。我找到她,说要不我们互换QQ账号吧,有些羁绊想要断掉,而且你也不常用QQ。她点了点头,于是我们从那天开始换用了彼此的社交账号。逗鸟的好友列表里是一些我们以前共同拥有的朋友,删掉的好友里有一些真正的朋友,在收到发来的关心后,我用逗鸟的QQ加回了他们。

在家的日子是郁闷的,不敢出门也不想出门。但有一天逗鸟找到我,说带你去楼顶看看,我跟着她上了楼顶,心情顿时舒畅了很多。这不是第一次上来,以前初中有时也会和小伙伴们上来这打世纪枪战(水弹)。但这次上来已是傍晚,一轮红日正坠入地平线。她说她喜欢夕阳,是因为这代表着一天的结束,你可以在结束之时看到很多东西,梦幻,而又充满希望,因为新的一天又会到来了。我看着落日,不知不觉,好像这也是自己所想的。

那晚她又来找我,带上手机和耳机。晚上上楼顶这还是第一次,怕黑,怕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在里面,但是今天没有。跟着她爬上楼梯,经过锈迹斑斑的铁门,是被月光照亮的平台,除了天空,一切和傍晚所见的别无二致。逗鸟让我戴上耳机,播放音乐,随即在月下跳起了舞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舞蹈,没有丝毫编排过的样子,更像是随乐而起,随心而蹈。我也不自觉地跳了起来,不管跳得怎样了,只觉得身体变得轻柔,前所未有的灵活。耳机外是无声的,一曲下来,大汗淋漓,应是太久没运动过了,但是,心里却觉得舒畅了很多。那晚之后,我成了楼顶的常客。

后来终于返校上课了,我养成了一个习惯:写日记。不同的是,写完后,我会把它交给逗鸟写,且当是一个共享日记本吧,还可以了解彼此的经历和心情。我们会在吃完饭的傍晚到广场的长椅上坐着晒太阳,夕阳的温度刚刚好,像是在喝一杯甜甜的温水。不过自己也是在那时晒黑的,高三有次同桌和后桌吐槽,说我高一时皮肤很白,就是自己天天跑去广场晒太阳把自己晒黑了,前后四人哄堂大笑。可惜,那时没拍到照片呢,可能真的很白吧。

在21年成为了学校部门的一位部长,又喜欢上了同部门另一个小组的女孩子九九,九九也挺喜欢自己的,但是两人都觉得羞耻,就约定在线上网恋。但又不像是恋,两人工作学习都忙,更何况自己还有抑郁在身。我也不带手机去学校,所以二人平时的交集约等于没有,最多就是课间或者放学隔楼望望。但是依旧很开心,每想到有一个女孩子喜欢着自己就很幸福。

同时,一个偶然的契机,我和高一认识的Youu重新熟络起来。和她诉说了闷在自己心里的很多事情,她也耐心地倾听、回应。因为每天谈心不便,她也是有喜欢男孩子的人,我们就互相写信,解决了诸多不便。我在日记里写道:那是让你能感到100%阳光的笑。

在等待信件之余,会很努力地写日记。也不能算是日记吧,是在写思考的过程,一直在寻找着一些上初中毕业以后丢失的事物。买了MP3,自由活动的周日下午会和逗鸟戴着耳机在校园里漫步。冬天的坚冰融化,春天的轻风带有丝丝凉意,夏天的大雨猛烈冲刷,三人的帮助下,自己也能感觉在不断好转,阴天越来越少,晴天成为常态。

嚓啦,高二结束,该高三了。和九九开心地分开,Youu剪了短发,Cindy转到了Youu班,逗鸟来到了自己的班里。19班,一切从19年开始,家也住在19层,是18岁一字年龄段最后一个倔强的数字,是自己最喜欢的一个数字。

又是备考的日子了,比初三更加忙碌了,心里也更加的充实。和伙伴们的交集变得很少很少,唯一热闹的时候应该只有午餐晚餐和毽队的新朋友们一起聊天。日记还在继续,课间时会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看楼下的花草树木,或是远方的云朵。逗鸟也跟着过来,我们常常对视几眼便默不作声,倒数的日子都是熬过去的。有时晚上回到宿舍实在闷得慌,会跑道走廊尽头的角落里打电话给逗鸟,或者拿起MP3,录下想说的话后便满足回到床上睡去。

数一数还是三年,成绩出来了,每个人都奔向了不同的城市,逗鸟还是和我读同一所大学。离开熟悉的城市与省份,试图在他乡打拼出一番什么吗?我什么也没有问,开学前天搭乘同一班飞机离开了十多年的家。

大学的故事平淡无奇,反倒是中学时有几番滋味。

这时才明白,依恋的依旧依恋,从开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故事的走向,但又焕发出无限生机。而逗鸟像旁观者一样,又是参与者,在困难与顺利中陪着自己走过一年又一年。前几天我们又到楼顶,看着彼此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明明口上什么也没说,心里却明白对方在想什么了。

从来没有想过关于和逗鸟的什么事,她应该也没怎么想我。我们俩就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,更像是两姐妹,近不黏,远不疏。但…这不也是自己一直以来对于恋的观念吗?

虽然说不准永远,但一定能好好珍惜一直以来的这段时光吧。

2023年的2月14日,我们开通情侣空间的第1889天,第5.1718年。

说到最后,逗鸟是虚构的,但她又是真实存在于自己脑中的

- ☕ -